来电共享充电宝任牧亮相“一刻talks”:共享经济时代,学会像昆虫一样变态发育

来源:北国网
2018-10-25 10:11:22

一直以来,探寻未知与创新是人类进步的原动力,然而在技术大爆发、效率大提升的转折关口,如何成就看似艰难且长远的新商业、新科技、新医疗、新教育仍需要不断追问。

10月19日-21日,2018“先见·未来”大会在北京77剧场盛大举行,本届演讲盛典是一刻talks首届演讲大会,活动现场将携40余家媒体联动。本次大会希望通过先驱者的总结和发现,为站在转折关口的现代人带来一丝照亮黑夜的微光,并从中探寻新商业的核心价值。

来电共享充电宝任牧亮相“一刻talks”:共享经济时代,学会像昆虫一样变态发育

会上,来电科技CMO任牧以《共享经济时代,学会像昆虫一样变态发育》为主题,发表了精彩的演讲。

任牧:我是一刻talks讲者任牧,我的分享主题是《共享经济时代,学会像昆虫一样变态发育》。简单介绍一下自己过去的经历,我是一名连续创业者,做过诗人,搞过文创,风口飞过,寒冬挂过。之前的两次创业分别是文化创意和生鲜电商。做生鲜的那几年里,经历过O2O的大潮,办过中央厨房工厂,做过冷链物流,几乎所有的领域都是完全陌生的。2017年,阴差阳错进到共享充电宝行业,算是摸进了共享经济的门。那段时间,身边的朋友最常问我的两个问题,一个是“你们这个共享靠谱么?”,另一个是“你咋这么变态,转行跨度真够大的。”

那时候,共享单车领域此起彼伏的高额融资消息还在不断撩拨我们的神经,共享充电宝刚刚进入风口准备起飞,各种想的到、想不到的共享模式层出不穷。站在今天,摩拜单车卖身美团、ofo正在为即将来临的冬天寻找棉衣,小蓝小鸣却已经不知去向。共享篮球、共享睡眠舱甚至共享马扎,已经成为人们说笑的谈资,我忽然意识到当时朋友们最常问的两个问题变成了一个问题——学会方向正确优雅的变态发育,才是共享经济时代靠谱的关键。

前段时间Marvel上映的超级英雄电影《蚁人与黄蜂女》。这部电影是蚁人系列的第二部,其实说起来,我更喜欢看《蚁人1》,吸引我的不仅仅是因为《蚁人1》在从0到1的构建超级英雄存在的世界观,还因为除去科幻的内容外,电影中充满了大量的对蚂蚁的生物学介绍。

电影中所说的子弹蚁长的很变态吧,施密特叮咬疼痛指数最高的昆虫。其实,绝大多数的兵蚁,和我们最常见的工蚁不同,都拥有一个巨大到不太协调的头和发达的上颚。同种昆虫的成虫,在形态构造和生活机能上呈现出不同的个体,这就是社会性昆虫常见的多型现象。

当然,我要说的蚂蚁的变态绝不仅仅是大头的兵蚁、长翅膀的雄蚁、生殖器占身体绝大部分的蚁后这么简单,而是蚂蚁作为一类昆虫代表——完全变态发育昆虫。作为完全变态发育昆虫,蚂蚁的一生要经历卵、幼虫、蛹、成虫四个阶段,每个阶段的形态都会较其他阶段截然不同。

一个更让我们吃惊的事实——昆虫才是地球真正的主宰,在几亿年的繁衍进化中,它们熬过了地球上几乎每一次严酷的大规模生物毁灭事件。不仅如此,在地球所有已知的生物种类中昆虫的物种数量超过了50%, 而完全变态发育昆虫,占昆虫总数的80%,是地球物种总和的四成还要多,在所有你能想象角落,几乎都有它们的存在。面对这个有些超出我们常识认知的事实,我的第一个反应是:“为什么?凭什么?”

我大学学的是社会学,在社会学里面有特别偏门的学科,叫做生物社会学,讲的是人类组织和社会能够从生物学当中获得什么样的启发和借鉴,并且指导我们实际的落地应用这样一门学问。所以当看到这样一个数据的时候,我自然而然就会想到这对我们做企业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其实有很多事情都是我们大家耳熟能详的,可是我们很少思考背后的意义或者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跟大家说几个简单的例子,我们熟知的世界上伟大的电商企业,没有任何一家企业诞生在传统的零售巨头当中,甚至连创始人都没有相关的行业经历。比如说改变我们传统出行状况的行业,同样没有诞生在传统的交通出行领域及我们说的互联网经济以外,这是一辆特斯拉,谁能知道在1991年的时候,美国通用汽车就实现了电动汽车的量产并推向了市场。但是直到2008年,特斯拉的车型推向市场以后,才真正是按下了开启电动时代的案例。

相信大家在座脑海当中会涌现很多例子,这里面的问题很值得我们深思。为什么行业的巨大演进,往往来自门外的野蛮人?为什么颠覆式的发展动力没有来自原有巨头?这些可以从生物学当中找找答案。

让我们回到生物学,在生物演进的长河当中,越是高级的脊椎当中,越是丧失了一种能力——自我驱动与变态进化,这是一种本能的能力。但是高级的脊椎动物,包括我们人类也逐渐丧失了这样一种能力。

我们看到对于昆虫而言,坚持一以贯之的生命逻辑,根据环境恰逢时间做形态上的变化,用最有效率的方式利用并适用环境,时机一旦成熟就大量的繁衍,这是昆虫生存逻辑。而坚持做对的方向与商业逻辑,敢于根据环境做商业形态上的发展变化,用最有效率的方式获取用户资源,迅速占领市场并且做规模复制,这是企业的逻辑。

我先把逻辑摆在这里,跟大家说两个例的。一个例子是世界上很伟大的两个企业,他们都进行过非常巨大的变化。上个世纪30年代末,,韩国人李秉喆创办了一个企业,这个企业是做生鲜的,他们把韩国当地的水果蔬菜以及特产鱼干卖到中国。现在叫做跨境生鲜。经过几十年的演变,这家生鲜企业已经模样大变,又过了几十年,它用绝对变态的速度,进化成了韩国第一大企业:三星集团;另外一个例子,大家知道曾经手机行业巨头是诺基亚,但是谁能想到诺基亚是芬兰的一个做木材做橡胶的生产企业。他们通过这种方式实现变态进化,并且寻找到了对的商业逻辑,可是仅仅做到这样就够了吗?

我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是,我们从昆虫的变态进化或者变态发育告诉那些做企业的人,应该不断的做变态进化,仅此而已吗?当然不是。我们带着问题继续来看生物学告诉我们什么。

电影《爱丽丝梦游仙境》中有一个红皇后的形象,她的作者是英国著名的数学家和逻辑学家,叫做刘易斯·卡罗尔,作者让红皇后在《爱丽丝镜中奇遇记》说过一句话:“在这个国度当中必须不停的奔跑,才能使你保持在原地。”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有一个进化生物学家,他根据这句话进行提炼,并且形成了红皇后假说,红皇后假说简单讲的是物种之间协同进化现象的解释。我再给大家翻译一下。如果说生物的进化可能来自于生物物质世界发展的变化,那么红皇后假说说的是物种彼此之间互动,所产生的这种关系,也有可能对生物进化的方向来形成选择。更进一步的讲,当一个物种发生了变化,即使是客观的物质世界没有任何变化,那么在这个物种相关的生态链上任何物种都会持续的产生源源不断的变化。这个说起来就有一点意思了。

红皇后假说展开讲几个小时都讲不完,但是有一个推论一定要说一下:“那就是物种之间的竞争,往往不是当下的适应性,而是具备超出其他物种的适应能力,所以未来谁有可能成功呢?并不是对于当下最具有适应能力的物种,在未来的竞争当中获取成功,而是具备更大的进化优势和进化能力的物种,才能在未来获得更大的成功。”红皇后假说被美国的生物学家提出来以后,这样一个生物学的理论,怎么应用在我们日常的行为当中?对于共享经济的发展又会何去何从?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红皇后假说的提出,需要我们根据环境变化及时调整形态。

红皇后假说就为可能产生变化的方向给我们提供了说明。这句话怎么来理解?我们拿手机行业来说,时间倒退到11年前,2007年,黑莓手机还沉迷于自己做的全键盘手机不能自拔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手机巨头,不断的变态进化的诺基亚还在自己建立的塞班系统王国当中称王称霸的时候,苹果在2007年第一次推出了IOS操作系统,并且推出了只有一个键的手机。就是这样一款苹果在此后几年当中,被诺基亚在媒体上冷嘲热讽。而作为消费者,用脚投票,我们没有觉得这么一款手机,在市场当中体现出了多么强大的对于未来的适应性。可是短短几年的故事到底怎么样,我相信在座的每一个人都知道。

前几天我听到一个消息,谷歌在研发一个新的操作系统,传言说有可能是谷歌用来取代安卓操作系统的,对于这样一款新的操作系统,它究竟会不会是一个对于未来有强大的竞争优势,是谷歌自我选择自我突变的变态进化的案例和故事。我相信不需要太长时间我们就能够看到答案。

我们总结一下。回到共享经济企业,为什么那么多共享经济企业都是以门外的野蛮人的方式迅速切入到我们今天的这样一个赛道?我相信答案已经很显然了。

当物质世界变化的时候,当我们科学技术不断演进的过程当中,改变了人们对于客观物质世界的认知以及利用方式,自然而然会出现新的物种,新的商业形态。所以当物联网技术不断发展的时候,我们会看到严重依赖于物联网的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形态。但是除了客观的物质世界以外,我们刚才说到了,在商业文明或者说在市场环境所产生的生态当中,物种之间的生态变化也有可能对物种未来的方向形成不一样的选择,给出不一样的指引。所以让我们重新回来,看看我们刚才做出的总结:昆虫的生存逻辑是坚持一以贯之的生命逻辑,根据环境恰逢其时地做形态上的变化,用最优效率的方式利用并适应环境,时机一旦成熟就迅速大量繁衍。在这里面,我们看到了很多生命的关健词,比如说效率、速度、规模。事实上,对于所有的生命来讲,我们都在通过这种快速大量的反演,实现规模化用以对抗或者是对冲自然环境的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

生命的这种内在的不节制的扩张和繁衍,同时也是生命在哲学上最大的迷失和悖论。对于共享经济而言也一样,现在我们看到共享经济,包括过渡竞争、资源浪费,甚至还有劣币驱逐良币。这个市场上我们频频能看到的现象,谁说又不是因为这样的迷失或者这样的悖论产生的。但更可怕的还不是这个,而是有些共享经济的从业者,甚至是共享经济的投资人,对于速度、规模都保持着近乎宗教般的迷信和崇拜,我相信这种迷信和崇拜,让我们最终丧失自我进化的能力,丧失对未来的适应性。

作为共享充电宝的从业者,在我看来共享经济不仅仅是商业模式的创新,同时它还是社会技术基础的变化和各细分行业技术发展相结合的创新,技术才是比商业模式、速度、规模更重要的事情。

今天的大会叫做未来大会,说到未来我的脑海中常常会反应出这样一幅画面:“当我们穿戴智能设备越来越多的时候,这种智能设备将成为我们感知、链接世界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某种意义上讲,科幻小说中经常出现的硅基生物正在逐渐成为现实——至少人类在面对社会时,可能不再是纯粹的碳基生物。在这样的未来,碳水化合物将不再是供给生存的唯一能量形态,还有驱动我们身体‘硅基器官’的电能。当我们的身体习惯于此,随时随地方便获取的电能补充,便如同清洁的食物和水,也许不是为了活得更好,而是生存本身。”

对于来电科技而言,我们想说的是:“共享充电宝这个词不是我们自己取的,而是媒体为了应和共享经济,为了归找共享单车进行的命名而已。”经常有朋友问我,如果有一天,远距离无线充电技术以及电池材料革命的出现,会敲响你们这个行业最终的丧钟?我想当然会。这个时间可能在十年或者十五年后,你会发现,那个做共享充电宝的来电,已经完全颠覆掉了自己曾经的形态,这一切,靠的不是仅仅是规模与商业模式的创新,更依赖持续的技术投入与创新!

最后,回到今天的主题,那就是我们要学会方向正确并且优雅的变态发育,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