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频道 > 头条

为什么痛苦节食却效果不佳?心理专家告诉你

作者: 王葵 中科院心理所副研究员、二级心理咨询师 来源: 光明网
2020-05-11 18:04 
分享

作者:王葵 中科院心理所副研究员、二级心理咨询师

节食,是指出于降低体重、维持体重或改变体型为目的,持续性地限制卡路里摄入。西方对于节食的研究始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如今,节食的概念早已漂洋过海,在我们中间流行起来。

事实上,节食运动也不全是失败的,直观观察可以发现身边确实有人通过节食降低了体重,少量的定量研究也支持节食对于减轻或者维持体重的效果。但直观观察也表明大部分的节食尝试最终以失败告终,且大部分科学研究也都表明:长远地看节食对体重控制往往没有什么效果。

从一些小规模的研究中,我们也可以管中规豹。2017年,《中国全科医学》杂志上曾经发表了一篇有点相关的文章。为了治疗非酒精性脂肪肝,科研人员让15名体质指数(BMI)均值为31.4kg/m2(范围在26-35kg/m2之间)的女性进行为期四周的节食实验,其间每人每天的饮食热量控制在1500kcal以内,结果这个饮食控制计划并没能降低这些项目参与者的BMI——实验后被试的BMI均值为31.8kg/m2。体重好像没有那么容易改变。

为什么苛刻的节食计划从长远来看并不能改变体重?请注意这句话中的“长远”两个字。为了弄明白这个原理,让我们一起来做一个小实验:在接下来的一分钟内,请闭上眼睛,什么都可以想,但是就别去想一只大熊猫在抱着竹子啃的画面,一分钟之后睁开眼睛。

是不是在这一分钟里,明明什么都没有想,还是会出现一只大熊猫抱着竹子啃的画面。

同理,假如你制定并且参与了非常苛刻的节食计划,首先就要考虑哪些东西不能吃,而且这些往往还是你非常喜欢吃的东西。苛刻的节食计划意味着你常常处于饥饿状态中。于是很可能,你脑子里就常常会出现这些食物有关的内容。

心理学上有一个基本的假设,即人的认知资源是有限的,意味着想要抑制获取食物的冲动则需要调动认知资源。但当我们一旦遇到压力情境,则需要调动一些心理资源来进行应对,因此,那些负责掌控节食计划的认知资源就被调走了,节食的阀门随之松开,一个大吃大喝的周期开始。

平时不节食的人,遇到压力时常常出现胃口不好的情况;而平时节食的人,遇到难过的事往往就容易想到吃。渐渐地,他们会习惯用吃来应对自己的情绪。节食计划越是苛刻,越是如此。这会导致另一个问题,罪恶感。不节食的人偶尔大快朵颐内心没有任何负担,而对于节食的人而言,大吃大喝之后往往会有深深的负罪感。

于是,在负罪感的驱使下,新一轮的、很可能更苛刻的节食计划,就要开启了。同时,新一轮的体重循环也就开始了。常常,一个循环之后,体重的基数会上升而不是下降。一不小心,节食减肥变成了越减越肥。

心理学史上有一些非常经典但也充满争议的实验。明尼苏达大学的Ancel Keys博士曾经开展了一项由美国军方资助的实验,该实验旨在考察饥饿对于人们的影响。实验招募了一些健康的青年男性,在为期六个月的时间中让他们处于半饥饿状态,提供的食物都是在战时欧洲民众常常食用的食物,如土豆和根茎蔬菜等;重要的是不能吃饱,摄入的热量大约是他们正常食量的一半。

实验目标是体重降低25%(一个小伙子是例外,始终降不到这个体重水平),这些人开始越来越瘦,与体重同时改变的,还有他们对于食物的态度,这些青年男子之间经常谈论食物,开始搜集有关食物的图片、搜集食谱,且做梦的内容常常和食物有关。

明尼苏达饥饿实验不仅仅改变了这些人的体重和饮食,这些实验参与者还变得虚弱、抑郁和易怒,恢复正常饮食之后一些人出现暴饮暴食的模式。(对于是否有必要出于研究的目的给实验对象造成一些伤害,以及这种伤害是否可逆,充满争议。因此,今天以人或者实验动物为研究对象的项目必须通过机构伦理委员会的评估和审查才能开展,当下在大学或者研究所参加心理学实验是安全的)。

看过饥饿实验,在节食中痴迷于看大胃王表演的你,不知道此刻有没有被一小条闪电击中?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