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频道 > 头条

从“背锅侠”到生命信使,彗星美丽依旧

来源: 科技日报
2020-07-28 09:00 
分享

李鹏摄

王征摄

  戴建峰摄

近日,新智彗星(NEOWISE)现身多国夜空,为人们奉上难得一见的天文盛宴。

作为星光璀璨的“天外来客”,彗星一直是人们津津乐道的热门话题。上世纪末,百武彗星(1996)、海尔—波普彗星(1997)给许多人留下了美好记忆。

世界上公认对彗星观测的确切记录是在春秋时期。《春秋》有云:“秋七月,有星孛入于北斗。”星孛是彗星的古称,孛字为闪闪发光之意。这颗彗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哈雷彗星,这次记录比西欧首次彗星记载时间早了760余年。从秦王政七年(公元前240年)到清宣统二年(1910年),哈雷彗星共出现29次,每一次我国都留存有详实的观测记录,且观测精度直到15世纪才被西方超越。

但当时的观测者们并未意识到这是同一颗彗星,更不曾预料到对哈雷彗星、恩克彗星、多纳提彗星、科胡特克彗星等的500余次观测记录,会给后世天文学家推算彗星近似轨道带来巨大启示,帮助人们完成彗星图中对彗核、彗发、彗尾的清晰绘制,以及彗尾方向与太阳光辐射方向一致等关键发现。

彗星在中国古代又称烛星、蓬星、长星、扫星、天搀等。“彗”为扫帚之意,其形态或像火烛,或像扫把,或像团扇。也许因为难得一见,也许因为出现时形态庞然、群星黯然,不管东方还是西方,古人们都习惯将彗星与灾祸、战事等相联系。如公元35年彗星碎裂事件被认为是吴汉歼灭公孙述部队的预兆,1066年哈雷彗星回归遇上黑斯延战争。按古人五行论讲,彗星是阴阳不调和的标志,所以历代统治者都会任命专门官员对彗星进行观测和占卜。

如今我们知道,彗星其实和行星、小行星一样只是太阳系中的一类天体,表面高度活性物质在太阳作用下形成尘埃彗尾。它的出现不仅跟“祸事”不搭边,从某种意义上讲还是一件“幸事”。毕竟许多彗星的运行周期是几十年、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且研究发现,彗星携带有形成生命所需的有机物,或将为揭开地球生命起源之谜提供线索。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