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频道 > 头条

国产芯片第一梯队业绩分化:技术与产品的“平衡术”

作者: 骆轶琪 来源: 中国网科技
2021-04-30 08:06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站在技术落地前沿的芯片设计公司,如何平衡产品的广泛性和技术迭代过程中带来的经营压力,将是一个持续性命题。

进入5G时代,更多智能产品迭代层出不穷,而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除了智能手机的热销外,包括PC、平板电脑甚至一些VR等在内的产品也在2020年涌现出极大需求。

如此背景之下,处在终端产品上游的不少元器件公司,在2020年财报中都显示出较大的净利润增速,当然也包括核心的国产芯片设计公司。

据全球半导体贸易统计协会(WSTS)统计,全球半导体市场规模在2020年同比增长6.8%,达到历史最高的4403.9亿美元。考虑到世界经济发展逐渐恢复、汽车产业等的复苏,以及5G进一步普及扩大需求等原因,WSTS预测,2021年全球半导体产业市场规模将达4882.7亿美元,再创历史新高。

在这其中,国产芯片设计公司近些年来借助更贴近终端需求的市场优势,而对新技术探索愈发活跃;且通过相对活跃的行业间收并购事项,也在进一步对技术能力拓维。

但仔细盘点会发现,即便是龙头芯片设计公司之间,也还是呈现出业绩差异化的表现:有业绩翻多番者如韦尔股份,也有同比一定程度下滑者如汇顶科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财报发现,这种差异背后,考验的是通讯世代更迭、新旧技术转换基调下,不同品类产品之间的发展阶段差异。站在技术落地前沿的芯片设计公司,将如何平衡产品的广泛性和技术迭代过程中带来的经营压力,将是一个持续性命题。

单品类强≠业绩恒强

无论从收入还是净利润规模来看,图像传感企业韦尔股份都是国产芯片设计公司中当之无愧的头部企业,在2020年间,其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7.06亿元,同比大涨481.17%,也是表现最显眼的一家。

相比之下,行业内净利润紧随其后的汇顶科技,属于生物识别领域头部企业,却遭遇净利润同比下滑28.40%的处境。

净利润次之的内存接口龙头公司澜起科技,业绩同比上涨18.31%;但射频芯片头部企业卓胜微却实现了净利润同比大涨115.78%。

巨大的差异背后,一方面与公司所处产业领域有关,另一方面则是受技术迭代进程所影响。

据第三方机构Canalys统计,2020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同比下滑11%;但反观包括平板电脑在内的PC市场,2020年全球出货量同比增长了17%。此外,尽管目前全球范围内缺货问题加剧,但全球PC市场在2021年仍有望增长8%。

综合来看,前述提到的企业中,大多数需求都来自智能手机企业,因此与手机全球趋势走向一致,本该是理所应当的事。

但不同在于5G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来自更多终端的需求涌现,甚至在智能汽车、工业控制、智慧城市等领域,需求也在次第迭起,推动龙头企业们在现阶段走到了不同的道路上。

典型如汇顶科技,据机构统计,其目前在指纹传感领域的市占率处于头部地位,但有更高需求的PC产品层面,目前却未必有如此庞大的针对性需求。

在近日举行的业绩交流会期间,汇顶科技董事长兼CEO张帆对21世纪经济报道等记者表示,公司正在扩展PC、可穿戴、工业和汽车应用等更广的市场面,以及来自海外的客户,从收入结构来看,目前已经发生积极变化。

针对性来看,对于新产品的拓展需要从研发层面持续投入。据记者了解,在芯片设计领域,对一个新项目从零开始立项,到真正能够大规模落地到产品,通常需要3-4年左右时间,且新品的落地进度,也往往受到终端厂商选择的影响。

还有来自同业竞争的影响。根据兆易创新财报显示,其传感器部分业务主要收入就来自主业为屏下传感技术的思立微,该公司的传感器业务也是兆易创新芯片类产品中毛利率下滑幅度更大的类别,同比减少13.26个百分点。

澜起科技也面临同样的难题,从市场地位来看,该公司在全球存储芯片接口领域属Top3位置,但在2020年间,存储器市场曾经历过一次去库存过程,尤其体现在服务器用存储器部分,这些恰好部分对应了澜起的业务所在,一定程度也影响到了公司的财务数据呈现。

相反,据韦尔股份财报显示,其占据收入贡献超过八成的CMOS图像传感器芯片可以被用于智能手机之外的汽车、安防等领域,则可以被缓解掉一些手机行业规模下滑的压力。

同时记者发现,韦尔股份有13个细分收入来源,去除分销部分的收入,其余12项收入均来自对不同品类的芯片设计业务。

其中,CMOS图像传感器产品依然是公司核心的收入贡献者,年内收入146.97亿元,同比增长50.29%,毛利率微增0.55个百分点;其次的收入贡献来自TDDI和TVS,前者为新并购而来。

在新旧技术交替过程中,这种收并购带来的裨益,也将更好支撑头部芯片设计公司的业务发展。

技术交替下的阵痛

综合梳理这些头部公司财报会发现,其中都或多或少谈到了近些年来收并购动作对业绩和技术研发带来的推动,韦尔股份属于典型案例。

财报显示,在韦尔股份的主要控股子公司中,其于2019年收购的北京豪威,在年内实现净利润24.48亿元,对比公司整体净利润在27亿左右规模,显然其是贡献了核心收入的所在。

据统计,在2019年至今,韦尔股份相继完成对北京豪威85.53%股权、思比科42.27%股权、视信源79.93%股权收并购事宜的工商登记手续。

2020年4月,其还从Synaptics Incorporated收购了基于亚洲地区单芯片液晶触控与显示驱动的集成芯片(TDDI)业务,如前所述,2020年这也成为韦尔股份收入占比贡献前三的业务。

更大的挑战还是在于,通过收并购后,与原有公司业务实现互为支撑,甚至突破更多行业场景,汇顶科技和兆易创新都面临这样的难题。

兆易创新通过收购思立微事项,开始从存储器市场进入传感器市场,进而帮助企业实现更完整的产业链发展闭环。但截至2020年,受疫情和全球环境影响,思立微并没有完成此前定下的业绩对赌目标,对资产价值带来一定影响。

汇顶科技主要面临的难题核心在于新旧技术交替的过程。近些年来,该公司通过收并购来自海外厂商部分业务的方式,正在强化对音频和声学、图像处理等能力。中长期来看,这将对公司接下来更快渗透进入TWS耳机、智能手表、工业控制等领域都将带来很大裨益。只是在此过程中,公司也需要投入相应较大的研发力度,并引进更多人才互为支撑。

在业绩交流期间,张帆坦言,任何产品都有生命周期,在不同时间内可能面临竞争,会面临收入成长受阻或利润下滑。“但我们对屏下光学指纹的态度是积极的,因为这项技术在不断发展,OLED屏渗透率不断提升带来市场应用量持续增加,同时我们有技术基础,并能找到新的创新点满足客户新需求,以此帮助屏下光学指纹获得新的成长。”

同时,这些此前核心客户来自智能手机的元器件厂商,还在加快进入车载市场,也将是趋势性的下一个发展目标。

对于芯片设计公司来说,不断投入研发落地,开拓新场景,是一个不可避免的阵痛过程。

一名芯片设计公司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其所在公司此前在单一存储器领域处在头部地位,但随着公司发展,正开拓数据中心等更大市场的业务。

“核心都是以数据连接作为核心,数模转化的过程,因此技术逻辑上是相通的。”该人士指出,但进入新市场的确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从推出产品,到真正该项新业务为公司带来更大收入占比,并不是自身提出要努力研发,并推出可供量产产品就足够。

这时候考验厂商们的,在持续研发之外,则可能还包括管理效率、对市场的开拓能力等各方面,所以也有越来越多海外大厂的人才开始进入国内芯片公司参与工作。

而在当下终端市场需求日益庞大的5G时代,已经提供了较好的背景条件。

(责任编辑:柯晓霁)

【责任编辑:张瑨瑄】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rx@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